荣湾湖畔,www.rongwanhu.com

作者:岳阳县委政策研究中心  刘其波

 

城有水则秀,居有水则灵。说一座城市与水的关系,常说“傍水而生”或“因水而兴”,岳阳亦然。于是乎,季卿来了就有“尽日不分天水色,洞庭南是岳阳城”的沉醉,太白来了就有“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豪情。

岳阳市南去三十里是一座县城——岳阳县荣家湾镇,如今,她被人们唤作“荣城”。历史上,岳阳县是一个建县1700余年的古邑;现实中,荣家湾是恢复岳阳县建制后才诞生的新城。品读这座古老又年轻的县城,无论是她历经沧桑的前世,还是她华丽绽放的今生,都与水密不可分。

30多年前,岳阳市、县几经分合后再次恢复岳阳县建制。一群创业者肩负党和人民的重托,告别繁华的市区,来到荣家湾这个滨湖小镇。“光灰尘,夜不明,喝井水,尽单身”。从上世纪80年代初流传在县城的这首民谣,就可以想像这里曾经是怎样的一座县城。由于基础设施欠账太多,破、老、旧是县城致命的伤,脏、乱、差是居民难言的痛。

治城先治水,治水以活城。借洞庭湖水环境治理的东风,通过治水改城、拓城、活城的决策破茧而出。关系一座县城命运、主导一个地方走向的构想,由此蓄势而发。

城南有河,城北有湖。对于荣城,水并非稀缺之物。

当然,河只是贯穿城中村的一条小溪,水涨为河,水退是沟;河两边是菜地,菜地周围是民居,多是违章建设,放眼杂乱无章;部分城市生活用水经此河直排注入洞庭湖,因而被戏称为“城市直肠”。而湖呢,名为荣湾湖,实则是一座兼有灌溉、防洪和养殖功能的小[l]型水库,建于上世纪50年代,集雨面积20多平方公里,水面1600亩,库容约300万方,无论哪个数据,都彰显出这座人工湖娇小玲珑的特质。

决策既定,难题也随之而来。

征地拆迁难。治水工程规划范围涉及近10个村(居委会),需征地面积8000多亩,拆迁房屋600多栋,迁移坟墓6000多座。如何确保工程顺利实施,又保证被征地群众的利益不受损?如何能让被征地群众当前生活水平不下降,又能保障被征拆群众的长远生计?

资金保障难。工程预计投资16亿元,相当于这个中部欠发达县近2年的财政收入。钱从哪里来?

既然是治水,就要懂水,就要学习水的品格,就要借鉴水的精神,就要像水一样包容开放,锲而不舍,灵变顺通。

察民情,听民声,顺民意,纳民计,以留地安置为主的征拆补偿政策终于成型,配套出台被征地农民基本养老保险方案,建立留地安置保障机制,对被征地农民中的困难群众进行临时救济,使得被征地群众不再有后顾之忧。全县单个项目中任务最重、涉及群众最多的一次大征拆,在最短的时间内得以完成。

打开大节点,拉开大骨架,提升大形象。以改善县城水生态环境、提升县城人居品质、拓展县城发展空间的城建项目被业界看好,多个金融机构向该项目伸出橄榄枝,数家房地产开发企业已在项目周边安营扎寨;对接国家水利和洞庭湖水环境治理保护政策,规划污水处理系统和荣湾湖湿地修复工程,实现荣湾湖周边企业和居民生产生活对东洞庭湖水排放的零污染,争取上级项目支持;积极探索PPP模式,努力吸引社会投资和外资。钱,不是问题。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岳阳县治水活城一期工程收官。

城南河通过控源截污、河道整治、疏浚活水、生态修复等措施,已经旧貌换新颜,虽然还没有关闸蓄水,但绿树成荫的河岸已成为市民休闲的好去处。河南岸,投资8亿元的城市综合体项目建设如火如荼,一期千余个商铺早已售罄。离河百余米,是正在建设中的高档楼盘,其规模为当前县城之最。改造一条河,实现了改造一座城。

荣湾湖公园已向市民开放,分市民广场、滨水广场、广场连接处、儿童嬉戏区和疏林草地等功能区,建设有景观通道、景光绿化、光彩照明、表演舞台、休闲设施,为市民提供休闲、观景、亲水的活动场所。漫步荣湾湖公园,但见亲水码头别有风情,乔木花草错落有致,小山怪石相得益彰,碎石小路曲径通幽;白天鸟语花香,晚上灯光璀璨,成为县城市民聚会、休闲、交往、娱乐、观赏、健身的最佳场所。公园周边,二个楼盘已竣工发售,三个楼盘在建设。围绕荣湾湖的治理和开发,将拓城7平方公里。治理一片湖,实现了再造一座城。

再看今天的新荣城,已脱胎换骨成一位仪态万方的少女,多情地凝视洞庭湖中的绰绰帆影,优雅地回眸湘北大地袅袅炊烟。抚摸一条河,亲吻一片湖,审视一座城,脑海里反复闪现的只是老子的四字真言:上善若水。

 

改造后的城南河

改造后的城南河

环湖公路

环湖公路

荣湾湖

荣湾湖全景

荣湾湖

荣湾湖走廊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荣湾湖畔-岳阳县城乡一体化

本文链接地址: 一条河,一片湖,一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