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墙河电商基金
管理员
新墙河

荣湾湖畔

 找回密码
 家园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查看: 2950|回复: 0

青山依旧,青山无语

[复制链接]
admin (1)

  离线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30 13:09
  • 签到天数: 10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新帖@TA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7

    荣湾湖社区
    s001
    47570s002
    发表于 2014-9-10 01: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岳阳县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家园注册!

    x

    手机QQ/微信扫一扫,用手机阅读

    005916aj60004jj000qd8c.jpg


    “断头将军”的名字,与湖南新墙河连在一起。

    “断头将军”的故乡,远在千里之外乌江岸边的大山上。

    “断头将军”叫王超奎,原涪陵县庙垭乡白云村人,生于1907年,战死于1941年12月25日。1937年抗战爆发,王超奎随陆军第20军出川参战,在第三次长沙保卫战中,率部死守湖南新墙河主峰相公岭,全营五百多名官兵几乎全部战死,王超奎在与鬼子肉搏中壮烈牺牲。1988年5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他为革命烈士。

    勇士沉寂历史长河六十年后,我从乌江羊角渡口上岸,翻过大山去寻找他的足迹。乌江两岸风大,盛产青菜,其茎风干后,成就了著名的涪陵榨菜。但我没想到,这样的山地里,还孕育过王超奎那样的勇士。白云村地处大娄山余脉,山青,林密。让人意外的是,勇士离家七十多年,乡亲们居然还记得他,仍尊称他为“王营长”。

    “王营长的老屋在花土沟。”乡人大的郎雪健主席带我前往王家老屋,一条青苔斑驳的石板路在深草中蜿蜒。“你看这路,是当年庙垭乡通向涪陵的唯一官道,有好几百年了。王营长参军时,就从这条官道去的涪陵,可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老屋还在,一幢典型的川东民居,夹壁青瓦,大半坍塌。“听老辈们讲,我们三百年前都是湖广填四川迁过来的,”63岁的村民余中理说,“王家也不例外。他家有三兄弟,王营长是老二,他参军走后,老大王中逾和老三王玉书一直在家务农。”

    村民郑继元带我跳过一道道田坎,去寻王家老坟。老坟掩映在茂密的柏树下,坟头青青萋萋,最早修建的坟落成于大清光绪三十四年。“这是王超奎祖父的。”郑继元说。我注意到几座坟茔间,还余有一小块地。“它是给王营长预留的吗?”我问。郑继元摇头:“不晓得。”从老坟眺望,深秋的层层梯田上,收割后的谷垛子像排列的兵阵,远山幽蓝,一只白鹭无声地滑过水面,一只乌鸦突然从谷垛中蹿出,嘎嘎叫着,飞远。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脑海中突然跳出这句辛弃疾的词,让我心中一抖。

    “父亲牺牲的那个冬天,特别寒冷。”已经81岁的王孝桂回忆着,他是退休教师,至今保存着父亲的遗照和遗书,“那是1942年初,战地邮书送到我家时,天已黑尽,大人们一拆开信,放声大哭。我也哭,那年我14岁,啥子都晓得了,知道父亲再也回不来了!”

    那年春天,涪陵举行了隆重的公祭大会,“涪陵公园还用青沙石给父亲修了一座殉国纪念碑,我陪母亲去参加了大会,还照了相”。但年幼的王孝桂并不知道,那年春天他父亲的名字在重庆、在中国、在美国正广为传颂。背景是: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引发太平洋战争,英军驻新加坡、香港的将领纷纷投降,美军在菲律宾等地节节败退。危急时刻,在东方的湖南战场上,中国军民却取得了第三次长沙大捷,第九战区司令薛岳率13个军与敌11集团军阿南惟几的5个师团殊死血战,歼敌日寇5.8万人!胜利的消息让世界反法西斯同盟震动并深受鼓舞。

    这一役,川军杨森第20军表现神勇,特别是其133师398团2营营长王超奎率部死守相公岭,虽全营打光,但扼制了日军南下的势头,王超奎亦成中国军人保卫长沙的标志性人物。

    战后,他被追认陆军中校,湖南当地将他牺牲的相公岭改名“王公岭”,新墙乡改名“超奎乡”,国共要员齐颂其勇,周恩来、宋庆龄在国民政府颁发的“抚恤证书”上题词:“王超奎为国捐躯的爱国精神,永远值得人们学习和敬佩。”蒋介石、林森、李宗仁、冯玉祥、于右任等也纷纷题词褒奖。1942年4月19日,宋庆龄在美国最有影响的《纽约时报》上撰文:“过去3个月来,我中国人民目睹着西洋军队处处对敌屈降,但中国军队却在顽强抵抗,如在湖南新墙河,王超奎营被日军包围,五百多人全部战死。”并强调,“中国只有断头将军,没有投降将军”。

    “断头将军”,成就王超奎英名。

    我理解,这里说的“将军”,并非军衔上的称谓,而指所有为民族献身的军人。

    1941年12月,第三次长沙会战打响前,王超奎营原本只负责新墙河警戒,并作为预备队。但在日军进攻前的22日,398团团长徐昭坚命令他:“着你营占领相公岭,至开战后死守3天,完成任务后到关王桥集合。”

    相公岭是日军攻打长沙的必经要道。战斗打响后,日军精锐疯狂进攻,王超奎率部顽强抵抗,并激励士兵:“为国家战,为民族死,死犹荣!”激战两天一夜,敌伤亡惨重,于是动用了燃烧弹等猛烈炮火。战至第三天下午,相公岭被团团包围,全营五百多官兵战死大半,王超奎手下只剩三十多人,他下令突围,士兵们坚持要营长先走,王超奎大怒:“时间就是胜利,兄弟们快走!”遂严令副营长杨曦臣率余兵向后方高地撤退,自己却跳出战壕,在与敌肉搏时身中数弹殉国。

    “我知超奎兄已抱必死决心,唯有泪泣。”战后,杨曦臣在写给王超奎家人的信中说。作为生死兄弟,杨曦臣随王超奎出川后,参加了淞沪、南京、安庆、桐城、武汉、长沙保卫战,但杨曦臣并不知道,王超奎在出川路上,已写信向家人表达了决心:“祖母、慈母:我部奉命开赴上海,即将投入战斗,希二老不以儿男为念!儿已抱定宗旨:以身殉国,战死沙场为荣!”

    1941年12月25日夜,军长杨森破例用密电向重庆报告了王超奎阵亡的消息。

    战时密电一般用词简洁,但杨森在当天的电文中,却用了“十里纵横据点敌我混战,枪炮声及轰炸声历历可闻,我伤亡惨重”,“激战终日,雷雨交加,猩红满地”,“杨军与优势之敌浴血苦战……有全营共阵地俱亡者”等描述。密电中,“全营共阵地俱亡者”,即王超奎营。事实还在于,杨森第20军主要由川东子弟组成,巴人(川东古属巴国)尚武,不战则罢,战则死战,要么惨败,要么惨胜,如第20军在淞沪前线死守陈家行,伤亡8000人;在湖南三战新墙河,死伤5000人,王超奎只是众多川东子弟的一个代表。

    古称微水的新墙河,源自湖南平江,流经岳阳入洞庭湖,全长108公里。这本是一条默默无闻的小河,但自1939年后,日军数次进攻长沙时,它竟成为难以逾越的防线。中日两军在沿河两岸激烈争夺,死伤累累,新墙河也一夜成名,被称为“东方马其诺防线”。

    这条防线今天是啥模样?

    “在前往相公岭的路上,新墙河沿线为黄土层,但令人诧异的是,在当年最惨烈的两个战场——傅朝村和相公岭,沿途皆为触目惊心的红壤!”有记者曾对新墙河战场做过详细考证,虽遗址多已沉入新墙水库库底,但仍挖掘出王超奎鲜为人知的细节:

    新墙镇马形村81岁的志愿军老兵潘振华,在新墙河血战打响时刚15岁,他目睹了王超奎营的整个战斗过程。忆及往事,他数度沉吟落泪:“我家驻扎着第2营的机枪连,‘打得赢你就打,打不赢自己提脑壳来!’这是王营长对机枪连连长下的命令。机枪连连长姓邓。那天晚上九十点钟,下大雨,日本人攻过来。邓连长提起枪就上山,出门时对我父亲喊:‘鬼子来了,你保得住你的命是好的,你要是保不了你儿子的命,就让你儿子跟我走!’我就跟邓连长了上阵地。山上工事用树木围起来,战壕有一米多深。那一晚枪、炮、雨都没停,天亮后,我发现自己坐在一挺机枪上,邓连长见了,着急地叫:‘小鬼,小鬼,那上面坐不得,鬼子会打死你的!’”

    “王营长的指挥所就在我们旁边,他的任务是守三天。打了两天一夜,一个营没剩几个人了。到第三天下午,鬼子越来越多,从四周围上来。王营长下令突围,但他明白自己不死,他的兵就不走,于是他选择了死!”

    潘振华回忆,王超奎阵亡后,遗体被部下抢出阵地,用一个帆布担架抬着,往133师指挥部关王桥突围。“我一直跟在他们后面,每次过战壕沟坎,抬不稳,我就上前去将王营长的脑壳托起来。”133师副师长向廷瑞在回忆录中写道:“王超奎的遗体抬至关王桥,全身伤痕累累。133师师长夏炯听了士兵的哭诉,解下将校服盖在王超奎身上,随即抚尸恸哭,在场官兵无不落泪。”

    在后来的反攻中,398团负责消灭日军炮兵,官兵满怀复仇怒火杀入敌阵,其中一名战士手刃6名鬼子,并夺得一门山炮,战友把他抬到师部时,他胸前还横挎着缴获的机关枪。

    “请注意,我父亲不是抓壮丁抓走的,而是投笔从戎!”王孝柱说。据县志载,杨森部20世纪30年代曾驻扎涪陵,“当时庙垭乡去考军的青年有七八个,大多吃不消军训那个苦,开了小差,但父亲坚持了下来,因为父亲从小敬仰岳飞,国难当头,他选择了从军”。

    风烛残年的王孝柱今生最大的愿望,是去湖南给父亲扫墓:“但去不了,身体和盘缠都是大问题。又听说,父亲的坟早就沉到水底了,唉!”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在勇士的家乡,我还能觅到什么?斜阳给王家老坟前的稻田镀上一层金红,四野无声,唯风语轻柔,似在叩问:“王营长的英魂能回故乡吗?”

    青山依旧。

    青山无语。

    005927d8upwbhqkxb4ndqb.jpg


    荣湾湖畔-岳阳县网友社区,巴陵论坛 http://www.rongwanhu.com | 欢迎添加关注荣湾湖畔微信: rongwanhu (订阅号) yumidongting (服务号)

    网络发声,荣湾湖畔

    荣湾湖社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家园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荣湾湖畔-岳阳县家园网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岳阳县家园网

    荣湾湖畔微信

    关于我们| 意见反馈| 广告投放| 申诉删帖| 邮箱登陆| 岳阳县家园网 ( 湘ICP备12005098号 )

    Copyright© 2012-2017 www.rongw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荣湾湖畔QQ群:384464887 | 微信公众号:rongwanhu

    平台运维:由岳阳县非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

    湘公网安备 43062102000005号

    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网站卫士

     
    wanganwangjing
    wangluoanquanlianmeng
    wangb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