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墙河电商基金
管理员
新墙河

荣湾湖畔

 找回密码
 家园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查看: 129|回复: 0

解读张谷英

[复制链接]
peipei (4)

  离线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3-11 18:14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新帖@TA

    参加活动: 2

    组织活动: 5

    s001
    17250s002
    发表于 2018-12-30 15: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岳阳县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家园注册!

    x

    手机QQ/微信扫一扫,用手机阅读
    解读张谷英

       蔡勋建

        十五世纪末,地球西边的英国猛然兴起一场疯狂的“圈地运动”,霸恶的新贵族们任意在一块土地上设一片栅栏,开一条沟渠,大量圈占农民的土地,把农民赖以生存的耕地变为自己的牧羊场。导致这场“圈地运动”的一个最重要最直接的原因是:工业革命的兴起使毛纺织工业勃兴以致羊毛价格上涨飚升。

        有趣的是,早高鼻蓝眼的英国人约两百年,古老的中国也曾有过一次小小的“圈地”活动——明洪武年间某日,岳州地界,幕阜山余脉的渭洞山区,来了三位江西老表,其中有一位汉子不但熟谙风水,而且还懂得点儿“高新科技”——会使用罗盘,几经踏勘,便在那萋萋荒草之中圈定了三块宅基地,并分别命名为“禄位高升”、“四季发财”和“人丁兴旺”,仨人商定各选其一。手拿罗盘的汉子最后认了“人丁兴旺”这一片“圈地”。奇怪而更为有趣的是,后来,“禄位高升”之地上果然官宦辈出,“四季发财”之地上果然财源滚滚,“人丁兴旺”之地上果然人丁兴旺,而且还留下了一大片经600余年风雨剥蚀而不倾不圮的大屋,至今让后人聚族而居,供游人观赏。这个人叫张谷英。我们不得不钦佩张谷英的眼力和心计:权势和财宝不足以传家继世,唯一能够传世的只有人。

        有必要指出的是,“圈地”绝非西人之发明,而且此“圈地”非彼“圈地”。西人“圈地”完全是强取豪夺,以牺牲他人利益为代价。张谷英“圈地”则是以拓荒者出现,以勤劳躬耕为美德,以繁衍子孙、兴旺家族为目的。由此可管窥东方中国文化底蕴之一斑。

        我们来到当年张谷英“圈地”的地方时,已是公元十三世纪之六百年后,谷英翁虽足迹杳然,可如今被称为“天下第一村”的张谷英大屋的古建筑群却已占地(建筑面积)5万多平方米,且拥有大小房间1732间;人丁繁衍已至26代,计7000余人,其中尚聚居大屋的有2600余人。后人仰慕,地以人名。张公有幸,村,命之为张谷英村;镇,命之为张谷英镇。这自然是张谷英始料未及的。

         登上龙形山顶,俯瞰整个张谷英村,顿觉张谷英大屋作飞鸟凌云之状,造卧龙欲腾之势,好一派儒雅古朴、恢宏别致景象!环顾四周,大屋四面环山,关隘踞险,可谓屏障天然,附近丘陵起伏,山青水秀,树木葱茏,真是风景如画。蓦然想起宋人欧阳修被贬滁州知州时,到琅琊山中之醉翁亭上游览宴饮,即兴写下千古美文《醉翁亭记》,文首有“环滁皆山也”之句。欧阳修乃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市)人氏,正宗的江西老表,我想不知谷英公从江西来湖南“圈地”时是否也曾被乡贤欧阳公的美文意境所感染。

         我暗自揣摩,张谷英较之欧阳修,其心情或者动机应该是迥然不同的。欧氏谪贬滁州,虽寄情山水,声言“与民同乐”,却把被贬后之抑郁心情匿于休闲文章之字里行间。同是官场中人的张谷英——传说他曾任过“明指挥使”(明时在要害地区设卫,卫设兵5600人,设指挥使)按说相当于当今师军长一类的高级武官了,可他却无意仕途而抽身宦海,隐居深山。是莼鲈之思使他结庐荒山,回归自然?还是天伦之乐使他独钓寒溪,享受悠闲?抑或作嵇康之效使他摆脱约束,放浪形骸?我不得而知。

         信步张谷英大屋,我仿佛在默默披阅一部尘封厚重的文化古籍,毫不夸张地说,张谷英大屋堪称中国民俗、建筑乃至文化史书中一个极其重要、特殊和不可或缺的章节。面对盔顶翘角、画栋雕梁、天井巷道、曲径长廊,我每每失态喃语,似与古朴对话,又若同儒雅交谈……我想这张谷英既非显贵,亦非名流,不是神工,也非巨匠,充其量乃一介武夫,如何有这般高雅的生态意识、文化理念和审美意蕴?!对于建筑学我一窍不通,我又想这排水系统也好,防火设置也罢,已早有专家研究并作出精确之解释,更何况连206个天井,60条巷道,69万块青砖,7500立方米木材……那位自称张谷英之26代传人的张(导游)小姐亦滚瓜烂熟,倒背如流。我还能说什么呢?

    然而,我看到了一种奇异现象。

        我最感兴趣的是张谷英其人乃至其后人。遗憾的是有关张翁本人方面的资料甚少,其之身世只有传说,其之事迹亦属轶闻,其之人生经历、仕途经济更是查无觅处。但据《古村风韵》一书介绍:“民国前,(张谷英大屋)有进士1人,举人7人,贡元1人,贡生6人,秀才45人,太学生33人。”又云:“仅解放40多年来,就涌现了200多名大学生,2名博士,1名留学英国的博士后。”按说上述者均非官衔,只算是学历,然实不愧为“书香之乡”。我想这些莘莘学子,十年寒窗,金榜题名,固然得益于父母之“画荻教子”、师长之“金针度人”,可是,透过这古老封闭的大屋,那暖暖的蔸儿火,辣辣的叶子烟,香香的熏肉条,酽酽的椒子茶,令人别有一番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在心头……

    也许张谷英大屋曾经真个是“世外桃源”,数百年,无兵燹战乱之苦,无火焚水淹之灾,无衣食饱暖之虞,长期与外界几乎隔绝,虽古风传承,却无意创新;虽族人亲和,却不离灶门;虽“高级知识分子”成堆,却不见有人顶天立地,叱咤风云,这不能说不是一种遗憾,一种悲哀!

         离开张谷英村,蓦然回首,我猛然觉得张谷英大屋还执拗地显示着一种孤傲,还顽强地坚持着某种操守,我深深地知道它的这种孤傲已如强弩之末,日见柔弱——龙凤雕花窗下装了电话,古色古香的卧室有了电视,耄耊老太当门卖起了熏腊肉、蕨菜干;龙形山岭上书声朗朗;笔架山顶电视接收塔高耸云天;百步三桥的古村麻石路紧密连着公路,一条即将竣工的高速公路几乎修到村前……所有这些,谁说不是信息的媒体和载体呢!

        我还是真正感到了一种躁动。

        啊!张谷英,你周围环抱的群山,昔日的确是险关隘口,今日亦仍不失为一道道天然屏障,你可阻隔毛乌素的沙尘暴,也可稀释太平洋的台风,可是,你能够挡住咫尺山外的诱惑吗?!



    荣湾湖畔-岳阳县网友社区,巴陵论坛 http://www.rongwanhu.com | 欢迎添加关注荣湾湖畔微信: rongwanhu (订阅号) yumidongting (服务号)

    网络发声,荣湾湖畔

    荣湾湖社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家园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荣湾湖畔-岳阳县家园网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岳阳县家园网

    荣湾湖畔微信

    关于我们| 意见反馈| 广告投放| 申诉删帖| 邮箱登陆| 岳阳县家园网 ( 湘ICP备12005098号 )

    Copyright© 2012-2017 www.rongw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荣湾湖畔QQ群:384464887 | 微信公众号:rongwanhu

    平台运维:由岳阳县非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

    湘公网安备 43062102000005号

    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网站卫士

     
    wanganwangjing
    wangluoanquanlianmeng
    wangb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