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湾湖畔,www.rongwanhu.com

在《水经注》里,新墙河拥有一个优雅的名字“微水”;在《巴陵县志》中,新墙河曾有“能行千石巨舰”的昔日辉煌;在中国近代史上,新墙河历经“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慷慨悲壮。

新墙河很静,静得感觉不到河水在流动;新墙河很窄,窄得可以听清两岸虫鸟相互和鸣;新墙河很浅,浅得能够看到河底的砾石与游鱼。然而,就在这里,曾经沸腾起中华民族抗击侵略的热血;就在这里,敌我双方曾进行一幕又一幕惊天动地的拉锯战;就在这里,中国军民将无比嚣张的侵略者推进了彻底溃败的深渊。

新墙河,岳阳县人民的母亲河,抗战史上的英雄之河,中华民族的骄傲之河!

1939年,日本侵略者企图打通中国战场的大陆南北交通线,新墙河成为必须突破的第一道战略防线。在随后的4次长沙会战(又称湘北会战)中,日军都从新墙河北岸向长沙方向发起进攻,新墙河战场成为抵御日军进攻次数最多、历经战争时间最长、抗战相持阶段中国军队取得的胜利最大的中国正面战场。1942年2月,宋美龄在美国国会演讲,特意讲述了新墙河畔的惨烈战斗,以证明“我中国的官佐士兵每当矢尽援绝,总是战至最后,宁愿牺牲生命,不屑选择别的途径”。同年,新华社发表评论,称这条名不见经传的新墙河为“东方马其诺防线”。

历经70多年风雨侵蚀,新墙河流域至今仍有100多处抗战遗址顽强地与时光对峙,用无声的语言向人们讲述抗战英雄的铁血忠魂。斗篷山,笔架山,相公岭,仅在这三处战场,就有胡春华、史恩华、王超奎三个营的官兵整营牺牲。在岳阳县民间,还有很多老人对一些名字耳熟能详:“断头将军”王超奎,中华魂史恩华,孤胆英雄许崇辛,“中国战神”曹锡,方琼连长,麻子排长……据史料统计,前三次湘北会战中,中国军队伤亡141556人,同时也让日本侵略者付出了伤亡135316人的代价。日军侵占岳阳的7年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出没在敌后战场,给侵略者以沉重打击,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新墙河流域筑起了一道道血肉长城。

没有一幅画,有祖国的山河那样绚丽多彩;没有一首诗,有全民抗战的檄文那样壮怀激烈;没有一段歌,有抵御外侮的怒吼那样荡气回肠。然而当硝烟散尽,随着河底泥沙不断淤积,那段血与火的历史在很多人的意识中渐行渐远。根据县委、县政府“保护为主、抢救优先、全面规划、合理利用”的原则,由政府办牵头,成立了“政府主导,民间主体,社会参与”的史料收集组。6月份以来,史料收集组的同志足迹踏遍20个乡镇,完成了新墙河抗战史料收集工作,并编辑成《新墙河抗战民间见证》一书。该书精选的80多篇故事,要么为抗战老兵的经历,要么为民间老人的见证,采访真实可信,人物血肉丰满,全面展示了岳阳军民同仇敌忾的精神和视死如归的气概。以此书缅怀先烈,则可慰先烈之灵;以此书警示民众,则聚可民众之心;以此书教育子孙,则可励子孙之志。当然,史料收集的完成只说明我们的工作迈出了一小步,把新墙河抗战遗址建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国防军事教育基地、红色旅游目的地,我们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新墙河抗战的历史再一次告诉我们,只有民族团结,才是万夫莫开的堡垒;只有国家强盛,才是固若金汤的雄关。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我们缅怀先烈,就是要以感恩之心耕耘他们用鲜血浸染过的土地;我们学习先烈,就是要把他们“唯有牺牲多壮志”的气概,化作我们“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豪情;我们祭拜先烈,就是要告诉我们的子孙后代: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实现长久和平。谨为序。  来自:相思山农夫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荣湾湖畔-岳阳县城乡一体化

本文链接地址: 《新墙河抗战民间见证》